相关文章

4人因私自替换手机预装软件致5万多部手机受影响被诉

来源网址:

  在企业里,谢正文利用工人吃饭的间隙,用U盘把流水线电脑里的手机软件升级包拷贝下来,发给了邓新根。邓新根那边,经过刘佳文、陈绍珊,把要推广的APP添加到该软件包中,再由邓新根把更改过的软件包发给谢正文。

  趁着生产线上的同事们去吃饭的时候,谢正文又偷偷把添加了推广APP的软件替换掉了生产线电脑的软件。因为替换的软件名称没有变化,难以察觉,工人们进行流水作业时,带有推广APP的软件包就被安装到了企业生产的手机里。

  按约定,添加到软件包中的APP,如果被客户打开激活使用,深圳公司后台将会统计激活数据,根据激活量和邓新根、谢正文等分成,每一台手机中添加进去的不同APP有不同价格,从几毛到几块不等,如果激活APP的手机数量越多,获利就越大。

  其实,邓新根以前就曾有过更改手机软件包牟利的劣迹,只不过怕“动作过大”引起暴露而收手。谢正文也不是第一次进入这家手机制造企业。早在2015年,谢正文就进入该企业务工,但因为抽烟违反规定被开除,尔后谢正文借用别人的身份证又在2016年混进该企业,直到去年四五月份时主动辞职。老同事邓新根找上门来谈“合作”后,谢正文又一次借用他人身份证,三进企业。在企业,谢正文经常利用休息、吃饭时间在生产线后端窜岗,还经常要求把岗位换到后端,管理人员还以为谢正文好学,事发后才明白,谢正文的“好学”是为了方便更改软件包。

  据查,该企业受软件更改影响的手机多达56628部。预装软件被篡改,添加了非原装的APP,影响了手机的使用功能,一旦企业不能按时交货,将面临500万的违约金,造成企业重大损失。